出发了。

  送餐去。

  这一头你在手机上动动手指,提示“下单成功?#20445;?#37027;一头的他们手机上,叮咚一声,提示“您有新的订单”。这两个提示,帮我们完成了不出门也能吃上美食的愿望,这离不开那些每天奔忙在城市大街小巷的外卖配送员,?#28909;?#20170;年26岁的外卖小哥席建剑。

  转行送外卖挑战自我

  席建剑是甘肃庆阳人,曾经他是一名后厨厨师,如今改行送外卖。除此之外,他还有一个重要的身份,是两个孩子的父亲。5月15日,记?#21658;?#30528;他的脚?#21073;?#35265;证了这名外卖配送员始终在路上的一天。

  席建剑是一个有着两年工作经验的外卖小哥,家住望远的他每天早上8点30分就从家中出发,大约20分钟后,赶到饿了么鼓楼站上班。

  说起转行送外卖这事,他坦言,这也是为了更好地扛起家庭责任。原来席建剑在餐厅后厨工作,一直没有劳动合同和保险,发工资时间也不固定,对家的责任让他有了转行的念头。在他看来,送外卖除了有兜底保险、能准时发工资更好地照顾家庭外,更吸引他的是可以挑战自我,“这是一份多劳多得的工作,比原来好多了。”席建剑说。

  顾上了别人的饭点儿,自己却没点儿

  对于席建剑来说,为了让更多人准点吃上饭,他得调整自己的饭点。早上9点30?#20013;恚?#20182;才开始吃早饭。从上午11点30分开始到下午2点30分,是点餐高峰期,所以他的午饭一般都?#25165;?#22312;下午2点30分以后,晚饭则是在晚上9点左右。“早饭吃得早的话,到了下午1点左右就会饿得没了体力,既然干了这一行,吃饭的时间自然就不再正常。”

  另外,对他们来说,越是天气不好的时候,越是忙碌。“遇到下雨天,站点的点餐量能从1000单涨到1500单,同事全部加班都送不过来。”席建剑说,即便在雨中送餐很不容易,但是大家还是铆足了劲把每一单准时送到顾客手中,让别人准时吃上饭,也增加他们的接单量。

  送餐路上状况多,“习惯了,都正常”

  15日早晨10点31分,一位富宁街的?#29992;?#28857;了一份汉堡套餐。席建剑麻利地赶到店内取餐,因为是早上的第一单,所以取单很快,他进店就拿到了餐,前往富宁街的小区内送餐。从店内10点33分取餐到10点41分送到客户手中,他只用了8分钟。

  但是这样的速度并不是每一单都能碰上。送外卖的路上,永远有很多意想不到的状况等着他。中午时分,席建剑前往海天大酒店送餐时,就出了点小意外,到了地点却联系不上点餐人,等了十多分钟,无奈他接了下一单要返回时,点餐人又打电话过来。为了送这一个餐,他来回跑了两趟,从上午11点31分开始,一直到中午12点15分,花了足足45分钟。不过这些状况对席建剑来说已经习以为常,“这都是正常现象。”他说,遇上这些情况不可避免,想办法更高效地送餐,弥补这些时间损耗才重要。

  干这行儿,都懂统筹学

  “我们这一行要评价外卖员的水平,就得看他统筹路线的能力,要做到少跑路,多送单。”说起这个,席建剑滔滔不绝,这两年送餐下来,他积累了不少经验,“有时候要根据路线把后点的单先送,有时候则要反着来……?#27604;?#20170;他送餐的时候已经游刃有余,在工作效率和服务质量之间找到不影响客户体验的微妙平衡。

  都叫我们外卖小哥,其实我们服务的项目不只是送餐,还有药店、花店等。晚上送餐捎带送药的也很多。每天晚上,他?#23478;?#22362;持到9点多,如果遇到下雨,时间还会顺延到晚上10点左右。

  席建剑每天送出去的餐有30多单,平均行车距离达到90多公里,相当于往返站点和家之间?#22856;?#36255;。他每天的工作,要么骑着车跑,要么就是下车后一路小跑,还伴着“取餐”“您的餐到了”“谢谢”这几句说得最多的话。

  记者 申雷 文/图

1
【关闭】 【打印】     [责任编辑:苏楠]
hlwjbzq.jpg

版权声明:

凡注明来源为"银川新闻网"的所有文字、图片、音视频、美术设计?#32479;?#24207;等作品,版权均属银川新闻网或相关权利人专属所有或持有所?#23567;?#26410;经本网书面授权,不得进行一?#34892;?#24335;的下载、转载或建立镜像。否则以侵权论,依法追究相关法律责任。